当前位置:远翠资讯网国学红楼梦中贾宝玉的肚兜为何在袭人手上?上面是何图案?
红楼梦中贾宝玉的肚兜为何在袭人手上?上面是何图案?
2022-06-22

袭人是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,她位于贾宝玉屋中四大丫鬟之首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袭人在贾宝玉被打之后,当晚就向王夫人表忠心,获得认可和承诺:好歹留心,保全了他,就是保全了我。我自然不辜负你。

王夫人信守承诺,不久就吩咐王熙凤将袭人由贾母名下要过来,每月月钱也提升二两由王夫人私发,赵姨娘她们有什么,袭人就有什么。至此,袭人为贾宝玉准姨娘的事板上钉钉,只是怕贾宝玉不听话,暂不公开。

袭人晋升,薛姨妈、王熙凤都交口称赞。薛宝钗和林黛玉也旁听了,但二人的表现却不尽相同。

薛宝钗很开心,马上就去怡红院找袭人报喜。

林黛玉却很冷淡,以洗澡为借口,回了潇湘馆。

林黛玉的反应也不意外。她对袭人一直很好,袭人却在背后说她坏话被听到,若是不对袭人心有芥蒂,那也太没有性格了。

薛宝钗顺路进了怡红院,要寻宝玉谈讲以解午倦,有点不寻常。别说贾宝玉还在养伤,大中午的不午休么?

之前袭人求莺儿打络子,薛宝钗就提议将贾宝玉的通灵宝玉用金线络上,透露出薛家与怡红院的关系越来越密切,图谋金玉良姻越来越迫切。

薛宝钗之前还说远着宝黛二人,此时却与怡红院来往密切。行为决定心理,要说薛宝钗对贾宝玉没意思,说了谁也不信。

薛宝钗进来的时候怡红院上下都睡倒了,悄无声息。

(第三十六回)不想一入院来,鸦雀无闻,一并连两只仙鹤在芭蕉下都睡着了。宝钗便顺着游廊来至房中,只见外间床上横三竖四,都是丫头们睡觉。转过十锦槅子,来至宝玉的房内。宝玉在床上睡着了,袭人坐在身旁,手里做针线,旁边放着一柄白犀麈。

仙鹤都睡着了,薛宝钗按说应该离开回家。可她却登堂入室,直闯贾宝玉卧房,很是不妥。

袭人之前刚与王夫人说贾宝玉和姐妹们在一起不妥当,王夫人一听就认定是贾宝玉和林黛玉,其实也包含薛宝钗。

(第三十六回)一面又瞧他手里的针线,原来是个白绫红里的兜肚,上面扎着鸳鸯戏莲的花样,红莲绿叶,五色鸳鸯。宝钗道:“嗳哟,好鲜亮活计!这是谁的,也值得费这么大工夫?”袭人向床上努嘴儿。宝钗笑道:“这么大了,还带这个?”

袭人手里的针线,是给贾宝玉绣的鸳鸯戏莲的白绫红里肚兜。注意这件肚兜,有这么几点需要注意。

首先,肚兜给贾宝玉做的,以他十几岁的年纪本是不带了。古代的肚兜是贴身的亵衣。小孩子都穿,女子也穿,但男孩子长大了就不再穿了。除非娇生惯养宠的没边,比如贾宝玉。

其次,肚兜的图样是鸳鸯戏莲,“红莲绿叶,五色鸳鸯”,寓意夫妻和合,袭人和贾宝玉,既有夫妻之实,也得到王夫人认可。“红与绿”对应红男女绿,算是袭人的“喜”了。

当然,“莲”有和合之意,也有“可怜”之意,预示她的未来还有变故。

最后,荷有别名菡萏,预示蒋玉菡。蒋玉菡谐音“将玉含”的贾宝玉。袭人与贾宝玉的姻缘情分,借由肚兜暗示袭人日后嫁给蒋玉菡,完成宝黛钗人生的另一种“呈现”。

袭人在薛宝钗来后主动离开,暗示薛宝钗嫁给贾宝玉后,袭人被嫁蒋玉菡。

(第三十六回)袭人道:“今儿做的工夫大了,脖子低得怪酸的。”又笑道:“好姑娘,你略坐一坐,我出去走走就来。”说着便走了。

袭人“出去走动走动”是方便的意思。她一走,薛宝钗与贾宝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以袭人对世俗礼法的遵守,按说不该走。她觉得宝黛二人失礼,却对薛宝钗双标,可见人对自己的倾向往往要求标准不同。

薛宝钗只顾看着活计可爱,便不留心,一蹲身,刚刚的也坐在袭人方才坐的所在,因又见那活计实在可爱,不由地拿起针来,替他代刺。

薛宝钗不离开,很难说是真不留心还是故意为之。礼仪之事在当时深入骨髓,薛宝钗没道理想不到。她不离开,更多可能是“贪恋不去”。

平时贾宝玉身边有很多丫头围绕,更是常与林黛玉纠缠一起。薛宝钗与他并无私下接触的机会。如今难得“独处”,对宝钗的心事算是一种慰藉。

薛宝钗替袭人绣鸳鸯肚兜,等于鸳鸯肚兜的夫妻姻缘之事从袭人转移到了宝钗身上,预示金玉良姻必成。不过,这其中还是有讲点要注意。

一,薛宝钗当时在绣莲花,除了姻缘和合之意,还有薛宝钗婚后悲苦余生的伏笔。

二,白绫红里肚兜最要注意,后文刘姥姥来贾府讲述“雪下抽柴”故事中,借以影射薛宝钗,故事里的姑娘就是穿着红袄白绫裙子。

古人绝不会红白二色胡乱搭配穿着,如此配色预示薛宝钗与贾宝玉成亲时遭遇了红白喜事,致使她与贾宝玉不能圆房,一生完璧无子遗憾终身。

鸳鸯肚兜影射金玉良姻,与后文雪下抽柴对照,就知道薛宝钗的姻缘,到底是可怜,也有“莲”体现。

天下事往往在凑巧二字上。薛宝钗“不留意”坐在贾宝玉床头,感受难得的旖旎之情。那边却不妨林黛玉和史湘云相约来给袭人道贺,结果隔着窗子就看见室内二宝共处一室的亲密情形,林黛玉的反应是好笑。忙蹲下身叫史湘云过来看,湘云一见也想笑,但想到宝钗的厚道,到底忍住了。

“宝玉穿着银红纱衫子,随便睡着在床上,宝钗坐在身旁做针线,旁边放着蝇帚子”之所以好笑,在于这一幕太像老夫老妻。二个没有名分的人却如此亲密,是姐妹中最常见的姻缘玩笑,如何不好笑。

林黛玉和史湘云也没有多想,史湘云怕薛宝钗难堪,拉着林黛玉走了,黛玉到底有些醋意,心下明白,冷笑了两声,只得随她走了。

薛宝钗还不知道自己“出丑”被外人看见,结果她躲过了林黛玉的难堪,却没躲过贾宝玉的。

(第三十六回)这里宝钗只刚做了两三个花瓣,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:“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?什么是金玉姻缘,我偏说是木石姻缘!”薛宝钗听了这话,不觉怔了。

薛宝钗听得贾宝玉梦话“不觉怔了”,太让人尴尬。贾宝玉梦中拒绝金玉良姻,枉费她一腔柔情,不啻被浇了一头冷水。

至于贾宝玉是“真醒还是假睡”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的表态对薛宝钗打击极大,也是对林黛玉最强的捍卫。

不过,这里要多说一句,薛宝钗对贾宝玉生情错了么?并没有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,虽然她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,搅乱了宝黛爱情的唯一性。但“窈窕淑女君子好逑”,谁又能说薛宝钗“喜欢”贾宝玉就不可以!

好在此时袭人回来替薛宝钗解了围,说起路遇林黛玉和史湘云告诉她的“好事”,袭人还故作不知。到底是王熙凤派人来通知她,才算公开。

袭人又去给王夫人磕头,还不叫她惊动贾母,至此她与贾母彻底分道扬镳。与贾宝玉更亲密起来。

远翠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714900906